NBA

神州苍龙录 正文 第三十三章悠悠三载天变起

2019-10-12 20:24:01来源:励志吧0次阅读

神州苍龙录 正文 第三十三章悠悠三载天变起

岁月悠悠,离古楚沉来这巴蜀已经三载。

锦江郡城西五十里外。

屯兵大营,旌旗飘荡。

大营后方的演武场,数千道兵列成一字方阵正在操练,整齐划一气势磅礴,战兵方阵正前方是半丈高长宽百尺的演武台。

演舞台上,一名黑色劲装年轻男子手持一杆黑色龙枪,黑龙枪比年轻男子高出半截,男子身材不高,手中黑龙枪立在地上,男子的个头才到枪尖末端。

周围,八名道王巅峰将男子团团围住,瞬间,八名道王巅峰齐出手然后各自施展出自己的道法。

八名道王巅峰手捏道印,演舞台上八种不动的道法出现,能量波动如荡漾的涟漪四溢散开。

男子如矫捷黑豹,手中黑龙枪舞动,带起呼啸风声。

身影腾挪间,六御龙枪迎上他们使出的道法。

同样是道王巅峰的境界,古楚沉没有动用任何的道法,但他手里的那杆黑龙枪刁钻无比,力量霸道刚猛,他们使出的道法遇上古楚沉的龙枪瞬间被击溃,就算隔着一段距离,当古楚沉运使黑龙枪击散他们道法的那一刹那,他们甚至能感受的到枪中沉淀着的惊人力量。

一力破万法,虽然离着这种境界差的还很远,但古楚沉已经在这条道路上踏出了第一步,

岁月荏苒,三年前他离开帝都,到现在转眼三年岁月已过,在巴蜀的三年时间他没敢荒废掉一日。

三年的时间,天赋的差距就显现出来了,三年前他就是道王巅峰的境界,而三年后他尝试数次突破道皇的境界都未曾成功。

道王道皇之间那道障碍,对于圣体神体道体而言就是张随手就能捅破的窗户纸,再稍次一等的天才,这道障碍或许是道门槛儿,抬抬脚就能迈过去,而对于古楚沉而言,天生虬龙道血,道王巅峰已经是他血脉潜力的极限,道王道皇之间的这道坎就是一座横亘在大地上的万丈天堑,数次的尝试突破道王境界都以失败告终。

不过,他的战技三年来却高歌猛进,三年来在与泥丸宫六御魔神的神血分身对打,完全相同的力量,全凭战技高低决胜负,虽然三年来几千次的战斗,他一战未胜,但他已经能在六御魔神的神血分身下缠斗数百招。

同样是道王巅峰的境界,他曾经尝试过对战二十名道王巅峰不败,这就是武道战技流派的强大之处。

这三年他几乎天天待在军营里,与普通士卒一般操练武道战技。

“侯爷的枪法越来越厉害了。”就在这时,一老者走上了演武台过来,走在古楚沉身边,笑盈盈的道。

“小道罢了。”古楚沉对老者奉承一笑而过,他何尝不知道法正根本看不上他这战技流派,

神州大地天道道法才是正统,其他的武道战技,蛮族的鬼巫术法,等等修炼方式都被视为不入流的旁门左道。

法正把目光看向下方操练的道兵,气势汹涌虎虎生威,俨然一只训练有素的精锐之师,三年的岁月,以他三皇子府大总管的身份,三皇子最重要的心腹甚至朝廷大员见了他都要恭恭敬敬的大人物待在区区穷山恶水的巴蜀大地,终于没有白白荒废时光。

三年的时间,从有到无,一直五万精锐的道兵成型,当中耗费了多么巨大的人力财力法正最清楚不过了,饶是以三皇子有梵家当后盾,豢养起一直如此规模的精锐道兵几乎掏空了三皇子的家底,不过,每当看着这支日趋完善的精锐之师,饶是他是三皇子的心腹大总管,见过无数的大场面,仍旧法正激动万分,有了这支精锐私军无论耗费多少的钱财都值得。

法正目不斜视望着下方军阵,连旁边的古楚沉也不放在眼中,古楚沉雨他并肩而立,老者眼中的炙热他瞧得一清二楚,这几年,明面上他是蜀候,总览巴蜀一切的政务,实际就是一个傀儡,背后都是在法正指手画脚,法正是三皇子派来的心腹,他代表的是三皇子,既然抱上了三皇子这条大腿,法正老鬼的话他就不能不听,不过,好在他是皇子的身份,法正老鬼也不好对他挥之即来,这老鬼三年来一心扑在这支道兵上,对于其他事物倒是几乎不闻不问。

而三年来,巴蜀倒是风平浪静,自他来到巴蜀后大的乱子倒也没出,而他则是一心扑在修行上,无论是巴蜀的军政也好,还是法正老鬼传下来的三皇子古惊天的指示古楚沉都听之任之,他算是看明白了,巴蜀牛鬼蛇神齐聚,凭他难以控制得住场面,不过好在出了事还有法正当替死鬼。

不过,虽说出了奇的巴蜀深山中的蛮部竟然诡异安静了下来,可安静的却让古楚沉心中惴惴不安。

看了眼脸上的兴奋之情难以掩饰的法正,古楚沉默不作声,三皇子既然把巴蜀当做他的养兵场,出了事他不是还得兜着,有三皇子这高个顶着,他安安心心当个傀儡不就好了吗。

古楚沉握着手中铁枪,这才是他能依靠的。

天边一片血红,古楚沉从来没见过这么朱红的火烧云。

一个操练的士卒也看了眼天边突然停了下来,继而越来越多的士卒停了下来,纷纷把目光看向群山天边。

嘈杂的营地不知不觉的竟然静了下来,鸦雀无声。

古楚沉眼中余光扫视到下方齐刷刷望着天边红云的士卒,突然警觉道:“不对!”

突然,群山深处,一道赤红血柱冲天而起。

猩红如血的巨大血柱冲破云霄,如突然腾空的蘑菇云,映照天巅。

望着远处的冲天血柱,古楚沉沉着眼眉,该来的终于来了,古楚沉肃声道:“法老,养兵千日用在一时,虎狼之师可不是养出来的。”

法正眉头一挑,看了眼古楚沉,随即看向下方的将士,沉声道:“可别损失太多,打造这么一支道兵可不容易。”

而就在锦江郡城郡城一家普通的酒楼里。

二楼靠窗的位置,一桌丰盛的佳肴,坐着个着装奇特怪异的男子。

男子看上去四十多岁,体态略微发福,脸色红润,留着两边撇小胡子。

吃一口菜,喝一口酒,男子脸上露出陶醉的神态。

“好酒啊好酒,八百年的御酒陈酿果然非同凡响,”男子赞叹道,不枉他废了这么大的劲才从皇家酒窖里弄出这么一壶出来。

突然,滋滋品着酒中美酒紫色大氅男子突然睁开了眸子,外面天上一道血柱冲霄,隔着几十里都能将远方的那道赤红血柱看的一清二楚。

装过头看向蜀地深处,紫色大氅男子嘴里轻生呢喃道:“他奶奶的,让老子等了这么久,终于有点动静了。”

与此同时古楚沉的蜀侯府,后院阁楼上。

一名黑色宫裙女子,脸上遮着黑纱,洁白晶莹的额头,三千乌亮散落,露出璀璨深邃的星瞳。

师半魂,三年前接了古楚沉在万象商会的悬红,答应在与蛮族交战时克制蛮族的鬼巫道术,之后就一直呆在蜀侯府,古楚沉曾在皇家道藏内库按照皇家的惯例被传授了三部道皇道典,古楚沉以其中一部当做悬红,可古楚沉总觉的这女子神神秘秘有些奇怪,不管怎么看,古楚沉都觉得这女子不像是为了他悬赏的一部道皇道典就在他府邸耗上三年等待他与蛮族交战完成交易。

不过虽然对师半魂心存疑虑,这几年她倒是安安分分的待在蜀候府也没惹出什么乱子,古楚沉才逐渐对师半魂放下了戒心

同样遥望着天上的异变,师禤眸子里露出复杂的神色,袖中芊芊白葱玉指紧紧握在一起,手上捏出了红印,等待了这么多年终于要熬到头了。

师半魂!天生她两魂六魄,就是因为少了这一魂一魄,每当月圆之时她都要受尽寒气冰冻的折磨,这些年受了这么多的苦,这么多的委屈,想起二十多年来受的寒毒折磨,师禤黑纱下的贝齿紧咬着嘴唇。

上天终究还是没有彻底放弃她。

血柱现,冥莲开,鬼门开,土伯生。

三年前她付出了一生的珍藏才求的天谶阁的阁老替她卜上一卦,现在天谶阁宿老的谶言成真了,冥莲!补全她魂魄不全的鬼道奇珍,她势在必得。

巴蜀深处,一道长年被烟瘴弥漫的峡谷,蛮蚩一族的祖地,祖地中心世世代代供奉的一座三百丈漆黑山峰,祖山迸发出的血色红芒直冲云霄,

神秘黑山四周数十万的蛮族战士神情肃穆口中虔诚的念着古老的咒语,山脚下,九丈九尺宽的祭坛拔地而起,一场盛大的祭祀开始了。

随着祭祀,祭坛中心一方三尺见方的圆池,池里是漆黑如墨浓稠如浆的黑水,黑水里一株黝黑的恋茎冒出黑水,莲茎的顶端婴儿拳头大小的花苞缓缓张开。

祭坛下最前方,一名佝偻老者神情激动,蛮蚩大祭司篪孔浑浊的眼眸中变的炯炯有神。

一族谋划千年的鬼神祭开始了。

永州治疗月经不调医院
鹤岗治疗输卵管堵塞费用
齐齐哈尔治疗癫痫病医院哪家好
永州治疗子宫内膜炎方法
鹤岗治疗输卵管堵塞医院
分享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