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超

超级英雄间谍派 第二十一章_1

2019-09-11 15:29:00来源:励志吧0次阅读

超级英雄间谍派 第二十一章

蒋书雁皱着眉,她不知道这段时间没在两个人的关系处的怎么样,就只能浅浅的和两句稀泥。

“我住校啊,学校里像我这样的胃口,有好多。而且是以猪肉鸡鸭鱼为主,和这边的牛肉蛋奶不一样。”,章晋阳才不在乎他说什么。

“说到伙食费,我刚才不是和你说了吗,打算找个工作,先闹点收入来看看,柴丰叔手艺不错的,我多交点钱让他给我单做就是了,反正以后我的作息时间应该和普通人不一样。”

“哦,你现在就有信心单独行动了吗?语言关过得这么快?”,蒋书雁吃饭的样子很淑女,一看就是专门上过礼仪课的,一举一动规范极了。

“他语言不是问题,一个月就可以了,听说都很好,就是不识字。”

,严正信捏着筷子一下一下的夹着切成小块的披萨,看的章晋阳手一直痒痒的,很想一把掀了他的盘子。

“不识字?是什么说法,不都是从单词开始学吗?”,蒋书雁对严正信的做法也不舒服,只好转过脸来问章晋阳。

“这有什么的,我是直接在酒吧学的说话,有安德烈和舅舅当翻译,很快就能正常交流了。我买了最新版的词典,慢慢看,除了一些生僻的技术用语,基本没问题。学外语,还得是在外语环境下学得快,国内都学了好几年了,都赶不上在这边一个星期会的多。”

“说的是,那你打算找个什么工作?以你的饭量,一般的工作可满足不了你的胃口。”,说话的还是严正信,毕竟他是组长——虽然和章晋阳不是一个组。

“没什么,是个好活儿就是了,以后我的房间就是我的安全屋了,过几天我就走,绿卡都已经下来了,我得自己去考个驾照。”

“我以为你是补给我们的,原来不是吗?”,蒋书雁停下了手里的刀叉——章晋阳一直用很奇怪的眼神看着她,因为她一直在用刀叉吃烧花鸭的缘故?

“不是,完全不一样的路线,单纯是我们恰好用同一个背景板。不过这里是补给站,偶尔一些本地的小道消息大家要彼此共享一下。”,答话的是严正信,他吃的也很快,这一会儿功夫半盘儿已经下去了。

“好吧,我现在兼修法学,刚刚拿到了律师证,如果需要的话,可以向我咨询,免费的。不过出庭就要缴费,毕竟有协会在。”,蒋书雁主动提了一个小情况。

“这可是好,律师哎,学霸啊。这地方律师可是吃香儿,以后律师的业务上有什么脏活累活可以找我,我给你打八折。”,章晋阳虽然嘴和手都没停下,眼睛却睁大了,“你原来不是学心理学的吗?”

“我闺女厉害,两样一起不行吗?兼修,你没听见?”,严正信一脸与有荣焉的嘚瑟。

“听你的意思,有了工作就要搬走吗?那你还交伙食费干嘛,回来也得是你舅舅请你吃好吃的呀。”,蒋书雁就在假装看不到严正信。

“看情况呗,打算多弄几个窝儿,就比如地狱厨房,那里面的人和事让人很在意。”

“随便你,反正听起来你的事儿比我的复杂,加油干,祝你早日成功。”,蒋书雁优雅的举了一下佐餐酒——话说现在就已经有中餐红酒配法了吗,那杯红酒看起来很正派的样子。

“没时候,我且得忙着呢。对了,你法律也在哥伦比亚大学修的?”

“是啊,怎么了?”

“和你打听个人。”

“咦?这么快就有进展了,说吧是谁,不过你可别抱太大希望,要是教授还好说,如果是学生,那么多学生我不是每个都能记得住的。”

“马特·默多克,嗯,也许是马修·迈克?是个身体强壮的盲人,孤儿出身,住在地狱厨房——地狱厨房到底在哪?总听人说,可是在地图上一点线索也没有。”

“一个来自贫民窟的盲人?”

“是的,学习法律的。只知道是哥伦比亚的学生,至于什么学历,抱歉,没什么参考。”

“哦,要这么说还真有一个,马修·迈克尔,学习很努力,天赋也不错,是个,嗯..就像你说的,学霸。怎么,他值得注意?不过他可不是孤儿,听说他的父亲是个很不错的拳击手,只不过伤病退役了。”

“那就没错了,杰克·迈克尔,地下黑拳的变压器,总在关键比赛打输了的家伙,帮着金并赢了不少钱。对了,地狱厨房到底在哪?”

“第三十四至五十九街,以及由第八巷至侯斯顿河的范围,那里都是贫民,也是罪犯的诞生地和聚集地。超过一半的毒/品交易和军/火交易都发生在那个地方。鱼龙混杂,不是个伪装的好地点,要是犯了事藏身倒是不错。”,严正信早早的吃光了披萨,正靠在椅子上闭目养神。

“这么说马修的父亲打假拳?”

“知道的人不多,不过毛熊和金并一直不对付——我是说在拳场上——他们的消息应该可信。”

“毛熊在地狱厨房没什么力量,金并刚刚将那里统一了。这个阴险霸道的胖子刚刚和手合会接了火,小吃了一点亏。不过从手合会里抢走了一员大将,一个叫靶眼的杀手。”

“这个脑门上顶着个靶子的混球是个职业杀手,一开始一直受雇于手合会,现在,他归金并了。”,说话的还是严正信,看来地下世界的情报都是他负责的。

“会有人收拾他的。那么中城高中离你那里远吗?亲爱的表姐?”

“很远,差不多半个城市了,怎么了?”

“一个天才科学家在那里读高中,见鬼,学霸总是这么多。”

“那他一定是个穷人,中城高中可不是一般人能进去读书的地方,那里除了富家子弟就是官宦子弟,要么,就是你嘴里的学霸。没有普通人,一个都没有。”

“见鬼,就没有特招?特长生,体育特长生什么的。”

“没有,教育方式不一样,北美鹰不需要特长生。”,蒋书雁一脸的抱歉,“这事儿我们帮不上忙。”

“好吧,我再想其他办法。”,章晋阳咽下了最后一块肉,桌面又变得整齐空旷起来,在他的左手边摞了一大叠盘子。

“看来你需要个智囊。”,严正信推开椅子,伸了个大大的懒腰,走向沙发,他要用茶几上的,告诉柴丰他们吃完了,要把餐具撤掉。

“会有的。”,蒋书雁也推开了盘子,不过她走的方向是餐桌旁的酒柜。

“是的,会有的。这世界上这么多蠢货,聪明人也不会少的。”,章晋阳拍了拍肚子,“你准备在家呆几天?”,侧过头去,严正信刚刚挂断了。

“前一阵子忙着考律师证,累死了。要在家多歇一段日子,因为之后就要找个律师事务所工作,或者自己开个事务所——问题是我没钱,还找不到合伙人。你有事吗?”,蒋书雁倒了一杯浅咖啡色的酒,在章晋阳吃惊的眼神下从酒柜的冰箱里舀了两勺冰激凌扔到了酒里。

“你把奶茶放酒柜里?”,章晋阳“看”到了走廊里电梯开了。

“奶茶?哦,可爱的弟弟,你还没到饮酒的年龄,这是百利甜酒,加香草冰激凌是我最爱喝的。不过你就是成年了,大概也不会喜欢这种酒,这可是淑女的最爱。”,蒋书雁的眼神也向门口飘了一下,显然也发现了什么,看来这点距离难不倒她。

婴幼儿咳嗽怎么办
孩子积食的症状
小便黄赤什么原因引起的
脑梗塞好不好治疗
分享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