意甲

爱立信卫翰思再不变就落后了

2019-08-15 18:23:56来源:励志吧0次阅读

  斯德哥尔摩当地时间下午 6点,CEO卫翰思走进了中国媒体采访间,用他的招牌笑容大声和大家打招呼。在位子上坐定后,他用手往后捋了捋自己的头发,调侃自己: 头发又长了一些。

  作为一位来自北欧的手球运动爱好者,自2010年执掌爱立信以来,卫翰思给人的印象一直是极具活力和 的领导者,在战略制定和执行上坚定用力,甚至不容怀疑。此次采访会面,卫翰思微微有些发胖,也比以前看起来苍老许多。

  今年,他做的并不轻松。让一家拥有11.4万人的公司实现连续稳定的增长已然不易:2014年前三个季度,爱立信共实现净利润70亿瑞典克朗(约合9.5亿美元),去年同期为57亿瑞典克朗(约合7.7亿美元)。爱立信借此获得更充裕的约40亿美元的现金流,去年同期的现金流约为 4亿美元。

  除了上市公司面临的业绩压力,对卫翰思更具挑战的是,如何在跨界潮流引起的行业变革之下,爱立信能够通过不断转型,实现自适应,同时也在除通信设备以外的行业中找到自己的位置,实现自己所提出的 络社会 。

  未来,如果继续用通信设备厂商来定义爱立信可能会有狭隘之嫌。在卫翰思的构想中,爱立信正在扩展成三个战略业务层面:爱立信正在做的无线核心络设备及服务只是 过去和现在 ,应对行业变化和数据流量爆炸增长,爱立信正在通过系列收购发力的电视、计费服务支撑(OSS/BSS)、云、IP等业务;除了这些,爱立信还在尝试车联、纸联、智能分析等创新领域。

  卫翰思说,这个过程中不可避免地会大浪淘沙。针对新业务所进行的投资,会有成功也会有失败。同时,也需要做减法,比如之前已经停止了合资企业索尼爱立信的业务,今年也放弃了业务。

  他说,每天早上刷牙醒来,虽然不会想今天会做点什么惊人之举,但会想要做些改变, 行业在极快地变化。

  无疑,转型变革中也有忧虑。作为公司CEO最大的担心是转变的速度。 一家拥有11万人的公司,既不能太快,也不能太慢。这个过程中,组织架构等都有调整。这边是不是快了,那边是不是慢了,整个高管团队经常在辩论这些 ,卫翰思说。

  不过他很笃信英特尔安迪 格鲁夫那句: 只有偏执狂才能生存。 卫翰思说,从正面去理解偏执,是要挑战现状,及时转型才能在未来占有一席之地, 我不知道这是否叫偏执,但维持现状一定不会将我们带入未来。

  再不变就落后了

  一个普遍的质疑是,在爱立信向软件和服务转型是预判通信设备硬件行业会在部署之后遇到天花板的主动防御之举。卫翰思将爱立信从通信到IT软件领域的迁移视为通信和运营商改变之下的一个 自然举动 。

  在他看来,通信行业正在经历这样的一个过程:一开始只通过电信络提供语音和短信业务,如今一切都是数据业务。过去运营商不管进入哪个市场,所提供的业务都大同小异。今天,运营商也在分化:或者是络建设者,只关注建好一张性能优越的络,不会去关心诸如弹性数据、计费机制等新业务。更多的运营商会倾向于成为业务创新者,在持续为络投资之外,转型络IT层为各种各样的设备和数据流提供服务,并试水其他行业。

  爱立信正在进行的投资和研发也是为应对运营商的转型需要。除了每年自身投入的50亿美元做研发,仅仅是今年第三季度,爱立信收购MetraTech、Fabrix、Apcera等公司以加强公司在BSS、电视、云服务等领域的能力。 运营商的细分帮助我们看清投资的方向,在无线核心业务之外自然延伸。 卫翰思说。

  另一个卫翰思重点关注的业务是视频。

  在爱立信过去发布的数个行业数据报告中,多次提到视频流量在整个数据流量的绝对占有率和爆炸性增长。爱立信预计,视频业务有望在2018年年底前保持每年60%的增速。届时,视频应用将占到全球数据流量的50%。

  卫翰思透露,四年前,他已经意识到视频内容大规模进入络之后,很多问题随之来了:视频内容从传输到观看整个链条上压缩、加速等技术挑战;多平台和多设备的互动和点播,让广播电视提供商面临转型;用户习惯从看电视到多设备观看流媒体的改变。

  这些变化促使爱立信不仅管理运营商络,也开始管理电视频道,并进行多次并购。2014年上半年,爱立信宣布完成了对英国领先媒体服务公司红蜂媒体(RedBeeMedia)的收购。通过收购,爱立信获得了红蜂媒体包括BBC、天空广播等诸多广播服务客户资源。

  2014年第三季度财报,爱立信首次公布运营的电视频道数量。目前,爱立信正在为500个电视频道提供服务,其中 50家是有线电视频道,150是OTT频道,目前这些大部分在欧洲市场。北美市场也有部分视频压缩技术和管理服务等应用。

2011年广州C轮企业
AdamGoodman
2017年宁波零售A轮企业
分享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