德甲

揭念斌案翻案关键细节审讯视频存可疑剪接点

2019-10-13 06:30:09来源:励志吧0次阅读

  揭念斌案翻案关键细节:审讯视频存可疑剪接点

  念斌案翻案关键细节:审讯视频存在可疑剪接点

  2014年8月22日,福建省高级人民法院对念斌案做出终审判决:念斌无罪释放!在家人的搀扶下,当念斌从看守所里出来时,泪如雨下。在福州郊区的一个临时住所,念斌终于看到了八年未见的儿子,此前无数次渴望的父子相拥,此刻却显得是那么地生疏。为了这一刻,他们却等待了八年。央视《法治》栏目跟踪报道,独家揭秘念斌案“翻案”关键细节。

  从四次被判处死刑,到如今无罪释放,他的人生又经历了怎样的跌宕起伏,所有的故事,还要从八年前的那个夜晚说起。

  2006年7月27日下午1:40分,福建省福州市平潭县澳前镇一临街食杂店在正常开业,店主丁云虾的公公送来几斤鱿鱼和杂鱼,房东陈炎娇帮助洗净。晚上6点,丁云虾三个孩子和房东陈炎娇母女共五人,共同吃了“青椒炒鱿鱼”后相继出现中毒症状,28日凌晨2点30分至5点,丁云虾大儿子俞攀和女儿俞悦相继死亡。

  公安机关经侦查认为,租赁陈家房屋、与丁云虾相邻亦经营食杂店的念斌有重大作案嫌疑。

  承认“投毒”悲剧就此展开

  根据警方提供的办案经过,2006年8月7日,警方对念斌测谎,念斌没有通过,当天被留置盘问。

  2006年8月8日中午,念斌向警方“承认”了自己的投毒行为。

  “这事是我做的,我在水中下了毒。”据案卷资料,念斌投毒的动机是,2006年7月26日晚,一名顾客来买香烟,被丁云虾招呼到她的店里,抢了念斌的生意,念斌因此怀恨在心,想教训一下丁云虾。

  据念斌说他把半包鼠药“倒进”矿泉水瓶,掺水后“倒入”了丁云虾烧水用的铝壶中,而经福州市公安局法医检验,两名孩子都是氟乙酸盐鼠药中毒死亡,在丁云虾铝壶内的水,高压锅残留物,铁锅残留物均检出氟乙酸盐成分。一切证据都在指向,念斌就是这起投毒案的“真凶”。

  2006年8月10日,警方查封了念斌的食杂店,并向村民宣布,念斌就是投毒案的“凶手”。瞬间,仇恨被点燃,愤怒的丁家人,打砸了念斌与父母和哥哥共同居住的家。念斌的姐姐念建兰,只得带着家人匆匆逃到福州躲避。

  “我是一个男人啊,只有我一个人承担了”

  “我是冤枉的,是公安教我这么说的!”2007年3月,在福州中院第一次开庭时,念斌即发出这样的呼喊。“他们把我吊在窗户上,两肋垫上书本用锤子敲打,用竹片挑,并威胁说如不承认就抓我妻子,我疼痛难忍,又担心妻子被抓无人照顾家人,被迫按照公安的提示承认有毒,所述内容全是编的。”

  念斌:“他那天晚上(8月7日)晚上打我那么痛苦,我都不按他所说的去做。如果说用亲情来折磨我,他比把我打死还难受。我跟我老婆都死了,我儿子就是孤儿了,将来怎么办?谁养他?我是一个男人啊,只有我一个人承担了。至少当时想我跟我老婆两个人有一个,我儿子在这个世界上还有一个妈妈陪他成长。我当时实在是受不了,就按他说的去做了,他拿了一个摄像机也是这样子在上面,一直拍。”

  孩子四岁那年亲眼看着父亲离去,却再也没有回来。家人只得谎称,他的父亲去了很远很远的地方打工。为了这个谎言,张燕生律师只要有机会出国,就以念斌的名义,从国外给孩子寄来礼物。

  处在绝望之中的念斌,在律师会见时专门给儿子录下了一段话:“你要好好听你妈的话,爸爸多苦多累都想来看你,不是爸爸不想来,爸爸非常爱你,很想你……”

  三大疑点帮念斌翻案

  2008年2月3日,福州市中级人民法院以投放危险物质罪判处念斌死刑,然而面对案件中不断出现的疑点,念斌的姐姐念建兰始终坚信,自己的弟弟应该是无辜的,绝望之中,念建兰决定更换律师。黑暗之中,念建兰希望能够看到一点光亮。2008年2月,念建兰在北京第一次见到了律师张燕生。

  念建兰:“张律师看了一下起诉书,就说水壶有没有检?我说前前后后见了那么多律师,没有一个人告诉我说抓到一个核心问题,水壶有没有检?”

  张燕生发现,检方提供的证据中,前后矛盾的还不止这一处。而这些矛盾之处,也成为念斌案最终逆转的关键。

  疑点一:可疑的视频“剪接点”

  在福州警方提供的审讯视频中,念斌曾亲口供述自已的投毒过程。

  念斌翻供之后,检察院便将当时审讯的视频提交给了法庭,以此证明念斌当时并没有遭到刑讯逼供,而是自愿承认。与这份视频同时提交给法庭的,还有一份公安部物证鉴定中心的鉴定报告,证明视频完整没有经过剪接。

  在这份视频里,确实看不到念斌被刑讯逼供的画面,但是却有一个明显的剪接点,而就在这个剪辑点前后,念斌的态度发生了180度的大转弯,从不承认作案到对投毒供认不讳。

  然而法院的最终判决,并没有提到这个细节,而是最终认定,视听资料记录了念斌“作有罪供述时的神态自如、环境宽松”,念斌关于被刑讯逼供的辩解不能成立。

  疑点二:“早产”的检测报告

  据念斌对投毒经过的供述,他于2006年7月27日凌晨1点左右把鼠药投放在了水壶内。据此,公安机关的起诉书认定,水壶的水含有氟乙酸盐是造成被害人死亡的原因。但据念斌律师张燕生的说法,在公安机关提供的物证中却没有看到水壶被检出毒物的报告。

  张燕生发现,检方提供的证据中,前后矛盾的还不止这一处。其中铁锅的送检时间明明是2006年8月1号,而检验报告却在7月31号就已经得出。

  还有,关于毒物的来源,检方指控念斌是从一个姓杨的老人那里购买的氟乙酸盐鼠药,然而当张燕生去调查时,这名姓杨的老人却表示不记得见过念斌。

  随着疑点的不断增多,一些毒物专家也被邀请加入了念斌的案件,专家们发现,根据警方提供的检验报告,在死者的心血、尿液和呕吐物中都检出了氟乙酸盐,然而在胃和肝里却没有检测到,这有悖常理。

  在投毒案中,死者的中毒原因、嫌疑人的投毒方式以及毒物的来源都是定罪量刑的关键,然而辩护方提出的种种疑点,却让检方的这些证据看起来并不是那么无懈可击。

  疑点三:“完美”的质谱图

  质谱图是广泛应用于各个学科领域中通过制备、分离、检测气相离子来鉴定化合物的一种专门技术。比如,在一起毒品案中,公安机关要通过一种技术手段证明缴获的“大麻”就是大麻,质谱法便是现在普遍运用的一种方法。在念斌案中,警方便是运用质谱的检验方法,认为死者系氟乙酸盐中毒,进而锁定投毒者为念斌。然而,不同中毒的原因,在质谱图上就会有不同的波形表现。对于投毒案来说,质谱图就是支持警方鉴定结论的最原始的信息。

  张燕生律师一直要求调取本案的质谱图,但都被以“内部机密”为由拒绝提供。直到2013年7月庭审时才被警方递交给了法庭,这也成为全案被推翻的一个关键。

  经过对质谱图的分析,专家发现,死者俞悦尿液的质谱图竟然与机器检测时使用的标准参照图谱一模一样。俞悦竟然能尿出一个氟乙酸盐的标准样品来,这是荒唐无比的。更令人震惊的是律师的第二个发现:被害人俞潘的呕吐物和俞潘的心血竟然来自于一个检材。

  经过仔细研究,专家最后得出结论,根据现场物证的检验结论,应该皆未发现氟乙酸盐,本案件并没有任何证据支持氟乙酸盐曾被使用过,也就是说,警方认为两名孩子死于氟乙酸盐中毒的结论不能成立。

  最高法收回死刑核准权保住了念斌的命

  2008年12月18日,福建省高院以“事实不清,证据不足”将念斌案发回重审。那一刻,念斌似乎看到了回家的希望,然而事实上,此时距离他最后回家,还有漫长的六年时间。

  2009年4月29日,福州市中级人民法院对念斌案再次开庭审理,辩护方提出的种种疑点依然没有被采信。两个月后,念斌再次被判处死刑,念斌不服再次提出上诉。

  2010年4月7日,福建省高院做出终审裁定,驳回念斌的上诉,维持原判。案子被送到最高法复核,念斌的死刑随时都有可能执行。

  对未来失去希望的念斌,此时并不知道,他的命运早在第一次被判处死刑之前,就与我国的司法改革进程紧密地联系在了一起。2006年10月,我国的人民法院组织法进行修改,明确规定,从2007年1月1日起,最高人民法院统一行使死刑案件核准权。原则上都要提讯被告人,当面听取被告人的意见。对证据有疑问的,要对证据进行调查核实,必要时到案发现场进行调查。

  2010年10月28日,最高法以“事实不清、证据不足”,不核准念斌死刑,将案件发回福建省高院重新审判。

  新《刑诉法》帮助律师获得关键证据

  2013年7月,当福建高院第三次对念斌案开庭之时,这样的场景再次发生,而与前几次开庭非常不同的是,这次庭审一直持续了4天,按照新《刑诉法》的规定,当年的侦查员、鉴定人员和毒物专家相继出庭,当面对质,法庭给予控辩双方充分的时间发表意见。

  正是在这次庭审中,张燕生律师一直要求调取的质谱图,终于被警方递交给了法庭,这也成为全案被推翻的一个关键。带着这26张质谱图,张燕生与念建兰去了香港,找到了在这一领域具有绝对权威的专家莫景全。

  张燕生:“简直太神奇了,俞悦竟然能尿出一个氟乙酸盐的标准样品来,这是荒唐无比的。这是一个发现,然后第二个发现就是俞潘的呕吐物和俞潘的心血竟然来自于一个检材,你不能拿着一张图说这张图既是张三的图又是李四的图。”

  带着这些疑问,2014年3月15日,念斌的律师团又召集国内多名毒物专家,对26张质谱图逐一进行分析。经过仔细研究,专家最后得出结论,根据现场物证的检验结论,应该皆未发现氟乙酸盐,本案件并没有任何证据支持氟乙酸盐曾被使用过,也就是说,警方认为两名孩子死于氟乙酸盐中毒的结论不能成立。

  律师:不限时间、不限问题地提问体现司法进步

  2014年6月,福建高院对念斌案再次开庭,控辩双方聘请的专家相继出庭作证。

  按照新刑诉法的规定,从2014年6月25日到6月26日,福建高院对念斌案的最后一次庭审中,控辩双方围绕这起案件中的所有疑点,进行了充分的举证质证和法庭辩论,仅各种证人的出庭次数就超过了20次,每天的庭审都要到晚上十点多才能结束。

  律师李肖琳:“保护司法公正的这些措施在本案中几乎全部使用了,就是福建省高院的最后这两次开庭,他把所有双方叫的证人几乎全部都叫到了,叫到以后让双方当事人不限时间,不限问题地全面地提问,他们全面的听取了各方的全部的意见,最后做出了一个正确的裁判,这一点是不能不说是司法的进步。念斌不仅仅是非常幸运地找到了张燕生这样的律师为他辩护,更幸运的是近些年来所有的司法改革都让这个案子给碰上了,念斌是非常幸运的。”

  死者家属难以接受 念斌有家不能回

  如今念斌无罪释放,但是真凶却依然无法查明。当初看起来是那么无懈可击的一起铁案,留下的却是两个家庭永远无法愈合的伤痛。

  福建高院做出终审判决之后,受害者家属怎么也不愿意相信,他们等待了八年竟是这样一个结果。在村里的超市门口,他们摆了一台电视,将念斌供述投毒过程的录像反复播放。

  念斌 :“丁云虾家里我很同情她,她毕竟去了两个孩子,她毕竟是受害者,而我念斌也是受害者,也弄的家破人亡啊,以前还背着莫须有的罪名啊。我真的很希望抓到真正的凶手还他一个公道,也还我念斌一个清白。”

  这个案件对念斌是一种侵害,对受害者也没有起到安抚作用,对真正的罪犯也是一种放纵。中国政法大学教授洪道德:“所以说用一个错误掩盖另外一个错误,必然最后的结果是两个错误。”

  时至今日,念斌仍然是有家不能回,他在平潭老家的房子,至今还保留着八年前被打砸的原状,为了避免与受害者的家人发生冲突,念斌现在只能暂住在朋友的家中,八年的羁押生活,给他留下了一身的疾病,虽然每天晚上都辗转反侧难以入眠,但是能够躺在属于自己的床上,念斌感觉到的,是八年来从未有过的踏实。

  “我念斌关了八年判过四次死刑,我一直坚持下去,我始终相信法律会还我清白,这是我念斌八年来亲身体会到,而且我也看到,慢慢看到了阳光……”

  (来源:央视)(来源:央视))

爱情诗句
大数据
爱情诗句
分享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