欧冠

探秘网络鉴黄师称干露露擅打擦边球

2019-10-09 23:48:04来源:励志吧0次阅读

  “日前,首都互联协会再次大规模招募络志愿者,专门举报上不良信息。目前,这支特殊的“兼职队伍”已达3000人,之所以说特殊,是因为他们负责监控举报的信息大多涉黄,他们为什么要加盟这样一份特殊的志愿工作?这一切又会对他们本人的日常生活产生怎样的影响?北京青年报对这些志愿者进行了调查。”

  供图/CFP

  干了8年志愿者“鉴黄”为保护未成年亾

  在某机关做行政工作的叶痕(化名)最近有些清闲,因为净行动开始一个多月后,络不良信息大幅度减少,31岁的他说起话来带着机关干部的成熟和稳重。他坦言此轮络扫黄力度挺大,以前他下班后的业余生活中,经常刻意去找一些不良站,但现在“还真不好找”。

  2005年,还在大学学习法学专业的他看到北京络媒体协会(首都互联协会的前身)招募络监督志愿者的公告,他写了一篇对当前络文化的认识和感受提交上去,一年后他收到通知,正式成为了络监督志愿者,这一干就是8年。

  说起当初成为志愿者的原因,叶痕说自己爱玩游戏,经常突然弹出一个小窗口,里面是赤裸裸的人体照片或者带有声音的色情动画。他坦言自己已经是成年人了,看到后没什么大不了的,身边也没有人因为看过这些就受到明显伤害,但他更在意可能的伤害,“你怎么保证未成年人不会看到?”他认为自己的正义感和感也许比别人多一点,而且每个人愿意为自己想做的事情付出的努力程度不一样,“就像很多人喜欢动物,但不是所有人都会投身动物保护组织一样”。在他看来,这和加入其他任何志愿者组织没多大区别,只是“涉及色情,多一些猎奇吧”。

  两年后,在一家络公司工作的姚远(化名)也加入了这支队伍,上学时拿过络竞赛奖的他更多从络安全角度考虑,他遇到过由于浏览色情信息而感染了挂在那些页上的病毒,造成络游戏账号被盗、银被盗、电脑瘫痪的例子。他发现几乎每个色情站都有木马,影响上安全,这些危害不是潜移默化的,是实实在在的,必须清理。

  不敢在办公室“鉴黄”也不让女友帮忙

  刚入行的叶痕,坦言自己是摸着石头过河,有关部门希望他们每月能完成不少于25条不良信息的举报,这让刚入行的他颇感吃力,只靠随机发现可能完不成任务。

  没有专门培训,提高全靠悟性。搜索引擎成了他的得力帮手,他通过搜索引擎设置诸如“露点”、“走光”、“激情”等关键词,随着色情内容越来越难找,关键词词库也在不断增加。

  搜出的色情画面,经常让叶痕颇为尴尬,所以他从不在办公室做这件事,而是在家里,周围没人的时候做。

  虽然叶痕认为自己从事的事业很正义,但他没有告诉过自己的父母,“你自己生活的所有内容都会汇报父母吗?没必要啊。”后来女朋友知道了他干这个事情,也比较担心,主要是怕因为举报遭到报复打击,也怕看多了不良信息受到坏影响。他不得不和女朋友解释,举报工作有规范的程序,“看多了没什么感觉了,不会说发现一个色情的盯着看半天,发现就很快按流程举报。”但做这些时,他还是会避开女朋友,“毕竟是不良信息”。

  姚远因为这项事业,在和朋友的日常相处中,也有过尴尬的时候,有朋友质问,“我们年轻男性看色情站是正常需求,你举报了让我看啥?”还有人犀利地质问他,“你不看吗,为啥还举报?”姚远说自己不会理会这种歪理,“自己看去呗,别在公开空间里传播。不要求所有人理解,只要认定自己的事业是正义的就行。”还有朋友会跟姚远开玩笑说,“你因为这个比别人知道的址更多了,私藏了吧,给我们分享分享呗。”他觉得这是年轻男生的正常玩笑,可能带点低级趣味,但也一笑而过,不会辩驳。

  和朋友们略带恶趣味的玩笑不同,上谩骂的更多,姚远说自己看过这些言论,“生闷气完全没必要,那辩得清楚,你辩赢一两个人又有什么意义。他骂他的,我做我的。”

  上一页12下一页显示全文 :

新股
饮品
交通事故
分享到: